法制晚報訊(記者 王選輝) 截至“十一”期間,第二批教育實踐活動已經基本結束。除了山東針對“吃空餉”的整治工作正在開展,尚未統計出具體人數,其他省份均通過媒體曬出整改成績單。
  《法制晚報》記者根據各地曬出的“整改成績單”統計發現,過去開展的兩批群眾路線教育活動,30個省份共清理清退“吃空餉”人數為162117人。
  各地清退“吃空餉”人數的名單中,河北、四川、河南位居前三,清退“吃空餉”人數超過萬人,占比超過60%之多。而上海和西藏在兩批行動中,未發現“吃空餉”的情況。
  專家指出,“吃空餉”現象在教育實踐活動期間得到了一次有力的“大掃除”,但是要從根本上堵住漏洞,關鍵還在於建章立制並認真執行。
  發佈
  逾16萬人“吃空餉”
  今年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開展第二批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指導意見》,要求第二批教育實踐活動從2014年1月開始,大體安排8個月時間,2014年9月基本完成。具體到每個單位,開展教育實踐活動的時間一般不少於3個月。
  在編不在崗的“吃空餉”現象一直是廣大幹部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之一。教育實踐活動中,對“吃空餉”現象進行了專項整治活動。
  山東針對“吃空餉”的整治工作正在開展,尚未統計出具體人數。《法制晚報》記者統計,截至目前,除山東外,30個省份均公佈了過去開展的兩批群眾路線教育活動清理清退“吃空餉”人數,達到162117人。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河北、四川、河南清理“吃空餉”人數位居前三均已過萬,河北在群眾路線期間共清理“吃空餉”人員55793人,四川省清理清退“吃空餉”的人數為28466人,河南省清理清退吃空餉人員共計15022人。
  值得註意的是,上海市和西藏自治區在兩批行動中,未發現“吃空餉”的情況。
  亂象
  147死者還在領工資
  新華社此前報道稱,根據審計、紀檢等部門查處的情況,“吃空餉”者往往臉譜各異,手段更是五花八門,如:長期曠工但工資照領的“曠工餉”,長期請假卻依然拿錢的“病假餉”,偽造人員虛報多領的“冒名餉”,瞞報去世繼續代領的“死人餉”,一人領取兩份以上工資的“多頭餉”,未按規定核減或核銷待遇的“違紀違法犯罪人員餉”,權力安插進編領錢的“掛名餉”等。
  “吃空餉”現象不僅人數多,還有涉及的資金。根據此前的公開報道,2013年河南省就曾大力整治“吃空餉”,當時清理出2.2萬人,查糾違紀違規資金1.19億元。河北省今年加大“吃空餉”資金追繳力度,截至7月底,共追繳回資金上億元,占應追繳額的55.12%。
  河北一縣城還出現過“147死人領薪水”的情況。
  據公開報道,河北邯鄲市磁縣去年6月開始專項治理吃空餉後,三個月時間就清理出吃空餉人員188人,其中隱瞞死亡信息繼續享受待遇的有147人,工作關係調出後仍領取工資的41人,追繳750餘萬空領工資。
  對比各省區市清理清退吃空餉人數,可以發現,天津和遼寧清理清退吃空餉人數較少,分別為94人和178人。北京兩批活動單位共查找出涉及“吃空餉”人數531名,目前已完成327人的整改,完成比例為62%。而剛經歷過“官場地震”的山西省,則清理黨政領導幹部企業兼職999人,清理清退“吃空餉”人數3292人。
  追責
  收繳所得再給個處分
  據央視報道,今年1月3日,陝西省渭南市委全會通報,大荔縣副縣長任教訓在其他縣任副縣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正在上學的兒子辦理了工資關係,從2011年11月至2013年5月,一年半時間里累計領取財政資金45000多元,隨後其子違規領取的財政資金已全額上繳,任教訓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今年4月,黑龍江在“吃空餉”專項清理工作中發現依蘭縣交通局原局長郭建立早在2011年就違規將其女兒郭培桐錄用為交通局事業編製幹部,一直未上班卻工資照發。經查實,除責令交通局對郭培桐做辭職處理,追繳未上崗期間所領工資6.89萬元外,又給予時任人社局局長費宏、時任編辦副主任楊靜野及現任交通局局長王鐵漢黨內警告處分,給予郭建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對時任縣長趙長滿誡勉談話。
  也有相對嚴格的城市。去年江西南昌市針對在編不在崗、死亡不註銷、退而不休等各種“吃空餉”行為進行清理整治,將單位主要領導作為第一責任人,超過清理期限若發現單位仍有2人及以上“吃空餉”,則對主要領導實行撤職處分。
  而《法制晚報》記者梳理報道發現,各地一把手對吃空餉行為較多是高舉輕放,以黨內處分、收繳違法所得等處罰較常見。
  “吃空餉”的六種表現形式
  1
  “曠工餉”:一些人無正當理由,長期曠工。
  2
  “病假餉”:長期病事假或超假不歸。
  3
  “多頭餉”:未經組織人事部門批准,擅自經商辦企業或在企業兼職,一人領取雙份工資。
  4
  “違紀違法犯罪人員餉”:一些受黨政紀處理的人沒有相應地降低其工資,或受到司法處理的人仍領取原工資。
  5
  “冒名餉”:一些本不屬於財政供養的人員,冒用他人名義領取財政工資。在這一類中,“官二代”居多。
  6
  “死人餉”:主要表現為在職離退休死亡仍領工資或多領遺屬補助。
  各地清理清退“吃空餉”情況彙總(單位:人)
  省份 第一批清理情況 第二批清理情況 合計
  上海 不存在 不存在 0
  陝西 不詳 944 944
  江西 240 6432 6672
  雲南 13 2143 2156
  福建 279 1446 1725
  青海 未發現 817 817
  吉林 7632 998 8630
  山西 1434 1858 3292
  遼寧 27 發現215 已清退178
  湖北 640 6573 7213
  安徽 6 3156 3162
  河南 149 14873 15022
  海南 10 232 242
  湖南 8 5156 5164
  江蘇 26 1352 1378
  黑龍江 404 5146 5550
  寧夏 無記錄 “在編不在崗”23612361
  山東 不詳 不詳 不詳
  河北 28376 27417 55793
  廣東 未發現 2176 2176
  內蒙古 不詳 1371 1371
  北京 發現128 發現403 已整改327
  新疆及 6 2328 2334
  新疆兵團
  四川 不詳 28466 28466
  重慶 發現10 發現1834 已清退819
  甘肅 發現1903 533 已處理2279
  貴州 50 1875 1925
  廣西 276 527 803
  西藏 不存在 不存在 0
  浙江 3 1241 1244
  天津 69 25 94
  數據來源: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辦公室官網
  近期兩起案件曝出的細節,讓“吃空餉”的弊病越發引人關註。
  9月24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涉嫌受賄一案,起訴書中就詳細披露了劉鐵男之子劉德成“吃空餉”的相關情況。
  在長達6年多的時間里,國有控股企業廣汽集團安排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之子“吃空餉”、收股份,未到崗掛名領取薪金就有121.306萬元。
  8月22日,《南方都市報》曝出的鶴崗市公安局原局長林勝先吃空餉案件,令人大跌眼鏡。他早在2007年4月就因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兩年,然而7年間,鶴崗市相關部門卻以未收到判決書為由,一直保留其級別、工資待遇,導致其多得工資34.9萬元。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辛鳴接受記者採訪時直言,目前對於“吃空餉”懲罰的力度太小太輕了。“現在懲罰得更多的是這些當事人,吃空餉的人免職,然後把吃空餉的錢退回來,就算了事。”
  辛鳴說,這樣的處理方式,會讓當事人覺得,等風頭過去了,我繼續吃也可以。其他的人一看原來如此,沒事的,這樣導致很多人在攀比。這種從輕處理,不是將吃空餉有效遏制,而是縱容和泛濫。
  辛鳴建議,治理吃空餉不僅要治理吃空餉的人,更要治理髮餉的人和決定發餉的人。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吃空餉?不是他想吃就可以吃的。他必須經過各個手續進到這個部門,那誰讓他進來的,誰給拍的板,誰給決的策,那麼拍板、決策的人就應當擔當相應的責任。
  “從這個地方免職了,到另外一個地方任職,僅僅是一種黨內警告處分,這樣一種處分力度有點太輕了。”辛鳴說。
  “吃空餉”現象在教育實踐活動期間得到了一次有力的“大掃除”。辛鳴認為,不應該把加大力度跟建立長效機制,這兩者對立起來。加大力度本身就是很重要的長效機制之一,如果把加大力度的行為制度化、規範化下來之後,它本身就是一個長效機制。
  本版文/記者 王選輝  (原標題:清退吃空餉 冀川豫最多 除山東外30省份公佈整改成績單 逾16萬人被清退 上海西藏兩地兩輪排查零發現)
創作者介紹

dwfotojiq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